經濟視野網 > 調查 > > 正文

煌上煌的"尷尬":狂開3000家分店 市值不敵絕味周黑鴨

煌上煌制定了2020年業績在2017年基礎上翻番的目標。褚浚表示,為了達成“三年業績翻番”戰略目標,公司將做大做強主業,在市場門店布局、營銷模式升級等方面加快步伐。

  有些女人年紀越大,越有魅力,如同經過百年沉淀的紅酒,甘醇而熱烈,令人回味無窮。

  女人到了40歲 ,已不再是當初那個晦澀懵懂的小姑娘,歲月增加的不只是她的年齡,還有閱歷。

  很多人都認為,女人的四十歲,就應該變成黃臉婆,整日圍著孩子丈夫轉,灰頭土臉,沒有自己的私生活。

  但事實上并非如此,煌上煌(002695,股吧)創始人徐桂芬就為我們上演了一出精彩的人生--26年間從下崗女工到百億市值企業掌門人,從一名四十多歲的下崗女工,到如今成為上市公司、食品“帝國”煌上煌的老總,徐桂芬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。

  命運多舛,41歲下崗

  公開資料顯示,徐桂芬1951年10月出生于江西南昌一個商人家庭,兄弟姐妹八個,她排行老四。1979年被調進南昌市肉食品公司(接手老爸的鐵飯碗),1984年被任命為門市部經理。

  后來公司效益不好,41歲的徐桂芬下崗了。

  為了養家,做起肉皮加工的買賣

  為了養家,徐桂芬做起肉皮加工的買賣,天沒亮就到市場上收購肉皮,拿回家后用開水煮,刮去油脂,再用冷水浸泡、晾曬。一到冬天,徐桂芬10根手指腫得就跟10根大蘿卜一樣。

  但是,即便那樣,也解決不了一家人的溫飽。此后她還做過臘腸,賣過拆骨肉,調過餃子餡,不過都無疾而終。

  “小生意”經歷挖掘大商機

  創業必須吃苦,但多動腦筋才能將做大,徐桂芬開始思考有什么商機更有發展前景。徐桂芬在食品公司呆了多年,對食品市場非常熟悉,于是她從南昌市的菜市場入手做了一番調查。那些年打拼“小生意”的經歷,倒是讓她摸清了市場,也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商機。

  1991年底,徐桂芬在家附近一個菜市場發現買鹵菜的人特別多,每個攤子前面都人頭攢動。

  1993年,徐桂芬用1.2萬元的全部家當,在南昌繩金塔下開了一家不足8平米的“煌上煌”鹵味店,希望自己輝煌之后再創輝煌。

  創業艱難百戰多

  煌上煌起步卻毫不輝煌,由于沒有特色,即便徐桂芬每天干16個小時,一天也只能掙到200元毛收入,她自己可以不要命,鹵菜師傅就不干了,半個月后干脆不辭而別。

  沒辦法的徐桂芬,只好高薪挖來一位大廚,這個大廚手藝好,鹵料好吃,從此徐桂芬的鹵菜天天賣光。

  后來大廚被隔壁鹵菜店挖走了,徐桂芬肺都氣炸了。

  外地散心巧遇機緣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徐桂芬在蘇州游玩時,品嘗到了一家當地醬鴨,口味很是獨特,恰巧這家店主不打算繼續做了,經過一番交涉,徐桂芬用6000元買下了醬鴨的配方,并挖走了兩個蘇州當地的醬鴨師傅,回南昌后,經過了300多次的試驗,第一鍋“煌上煌”的醬鴨面世了。

  為了讓醬鴨一炮打響,徐桂芬把醬鴨切成小塊插上牙簽,用一個臉盆裝著擱在鹵菜店顯眼的地方,請市民免費品嘗。一時間,“煌上煌醬鴨真好吃”的說法如同廣告詞般在南昌大街小巷流傳。

  醬鹵肉制品行業第一股

  “一只醬鴨”讓徐桂芬的事業飛速發展,也讓煌上煌坐上了南昌、江西熟食品品牌頭把交椅,奠定了其走向全國的基礎。

  2012年,煌上煌深交所上市,一舉成為“醬鹵肉制品行業第一股”。徐桂芬也從一個下崗女職工、家庭主婦的形象躍升為中國鹵菜女王。?2016年,煌上煌全年營收12億元,公司市值更是高達近200億元,徐桂芬身價也是水漲船高近百億。

  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6.77億

  10月22日,煌上煌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:前三季度,煌上煌共實現營業收入16.77億元,同比增長15.28%;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2.12億元,同比增長25.33%。

  財報提到,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計新開門店 767家,關店166家,其中第三季度開店331家,關店62家。截至本季度末,門店總數已達到3,609 家。

  煌上煌的“尷尬”:老三地位難改?

  在國內的三大鹵制品巨頭里,煌上煌是公認的醬鴨屆老三。和煌上煌相比,其對手周黑鴨與絕味分別在1997年、1999年進入市場,雖然煌上煌成立早,但其業績卻很快被絕味和周黑鴨趕超。

  10月23日,絕味食品(603517,股吧)發布2019年三季度財報: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為38.86億元,同比增長18.98%;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.14億元,同比增長26.06%;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達19.07%,較上年同期增加1.21個百分點,再次呈現了一份亮眼的“成績單”。

  絕味發布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絕味僅上半年營收就達到24.90億元,凈利達3.96元,同期增長25.81%,在全國共開設了 10598 家門店。

  由于周黑鴨三季報數據暫無,故暫從“鹵味三巨頭”2019年上半年表現以窺其中原因。

  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,周黑鴨實現營收16.26億元,同比增長1.87%;凈利潤為2.24億元,同比下滑32.4%。

  從營業收入、歸母凈利潤數據對標其他兩大巨頭,上半年周黑鴨、絕味食品、煌上煌營業收入分別為以24.9、16.26、11.69億元;歸母凈利潤方面分別為2.24、3.96、1.40億元,煌上煌始終是第三的位置。

  市值方面,截止12月初的時候,絕味的市值為270億左右,周黑鴨的市值為120億左右,煌上煌的市值為80億左右,排名第3位。

  煌上煌除了在門店數遠超過周黑鴨,其營收、凈利、市值,在季度看來,還未能趕超周黑鴨和絕味。分析“鴨脖三雄”的商業模式可知,休閑鹵制品行業頭部企業主要以“直營+加盟”和直營為主的模式,前者以絕味食品、煌上煌為代表,后者代表企業則是周黑鴨。

  煌上煌制定了2020年業績在2017年基礎上翻番的目標。褚浚表示,為了達成“三年業績翻番”戰略目標,公司將做大做強主業,在市場門店布局、營銷模式升級等方面加快步伐。

  煌上煌后面能否彎道超車,我們拭目以待!

  原標題:煌上煌的"尷尬":"萬年老三"地位難改?狂開3000家分店市值不敵絕味周黑鴨

  免責聲明:

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經濟視野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